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美丽家乡 - 文化传承
发表日期:2015年5月20日 作者:欧贤东 编辑:long 有1927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
欧贤东:泪眼迷蒙忆师恩

泪眼迷蒙忆师恩

欧 贤 东

20155132056分,龙岩的天空殒落了一颗巨星。

这颗巨星,就是著名作家、福建省文史馆馆员,曾任龙岩地区文学创作组组长、文化局局长、文联主席、党史办主任、方志办主任,龙岩市文联名誉主席、龙岩文化研究会会长、闽西文学院院长、华东师大客座教授等职,享有闽西红土地文学“大家、大师、大帅”等崇高声誉的张惟老先生。

张老笔耕六十八年,留下了电影《血与火的洗礼》,电视剧《大地的女儿》《闽西大暴动》、长篇历史小说《血色黎明》《中央苏区演义》《中国,走出古田山凹》、长篇传记文学《爱国者王源兴》、散文集《卢沟桥畔》《觅踪访史录》《古县名起龙岩洞》等千万字的传世之作;引领着龙岩文坛半个世纪,开创了“闽西红土地文学”、“龙岩影视文学”、“龙岩河洛(闽南)文化”之先河,打造了“10期文学讲习班”、“15届红土地 蓝海洋笔会”和“闽西文学院”、“龙岩文化研究会”、“河洛文化研究中心”等一系列文化品牌,享誉八闽乃至整个中国的文坛。

几天来,我一边陪伴着张老的二个儿子一个女儿张罗治丧活动的大小事情,一边不断地回想着与张老在一起的日日夜夜。

记得初识张老,那是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事情。当年我在区教育局工作的直接领导许金绵老师是张老的内弟。他见我喜欢文学,便特意为我牵线搭桥。第一次到张老的家,他了解了我的基本情况之后,便热情地鼓励我多读、多写,还签名赠送了我一套三本的闽西文丛《民间文艺特辑》,反复叮嘱我“不仅要向古典文学和外国文学学习,还要注意从民间文艺和地方的历史文化中汲取丰富的养分。”我后来虽然没有直接从事文学创作,但在拟订工作计划、撰写工作总结时就十分注意发挥民间文艺和地方历史的独特作用,其中《近一点、小一点、实一点——小学生革命传统教育初探》和《凭借乡土风情进行爱国主义教育》等总结龙岩小学德育工作经验的文章,就是受其影响,在国家教委和福建省政府组织的五项督查、六项督导中获得殊荣,为龙岩人民赢得荣誉的。

本世纪初,新罗区和全国各地一样,开始重视传统文化的挖掘和传承,作为分管社会宣传的宣传部副部长,我找到张老,希望他及他创办人龙岩文化研究会能够在学术上给予指导和支持。他当场拍板:全面参与、全力支持!在他的大力支持下,全区上下团结一心,没几年就把“正月十二白土铁山宫过阎罗关”、“苏邦元宵打醮观灯”、“适中甲乙丙年十月半恭迎圣王”、“铜砵十一月十一郭公竖旗”等民间民俗活动,全面提升打造成了“东肖文化庙会”、“苏邦元宵灯会”、“适中盂兰盆盛会”和“郭公文化节”等乡村文化活动的品牌,相沿至今;得到了市、区党政及有关部门的充分肯定。

2005年,我将平时收集整理的有关明代名士王源的生平故事、家族世系、诗文史话的资料上交文化研究会存档。他接过资料高兴地说:“王源高中进士、观政翰林、擢升春坊,丰稔破天荒,开启了明清龙岩文化的一大高峰;他出知深泽、履职松江、敕守潮州,勤政为民谟,堪称为声名追比韩愈的一代名臣。这些史料正是我们急切想要的。你再辛苦一下,把这些史料进一步梳理梳理,我来写个序,标题就叫做‘他启动了龙岩文化的一个高峰年代’。我们把这些史料结集印制成册,好好地宣传宣传这位‘丰稔破天、辞金不受’的先贤。”第三天,他就拿着当天的《闽西日报》,告诉我他写的序言全文刊登在这报纸上,让我叫印刷厂抓紧赶制,好参加近期在潮州举办的文化交流活动。过几天,他就通知我带上书,与他一起前去潮州参加潮汕文化的交流研讨活动,还一起拜会了国学大师饶宗颐,并与潮州宣传文史界的陈杰辉、陈俊粦、黄继澍、罗星等人进行了广泛深入的交流。那年年底,他还联合区委宣传部、区文体局、区文联,在我的家乡、王源的故里西陂排头召开了“龙岩历史名人学术研讨会”。这一切都极大地鼓舞了我研究和创作的热情。2008年之后,我到龙工任职,无论是在上海,还是后来回到龙岩,只要我一有文章,张老就第一时间在《龙》杂志上予以刊用,并热情鼓励我多写像《龙岩明代三王》《跨越千年的龙岩文化三大高峰》这样一些对龙岩历史文化进行系统研究和凝炼概述的文章。

2013年初,新罗区作协继前一年创作出版《采茶灯传奇》《睡美人传奇》《龙硿洞传奇》等“闽台情·新罗缘文学丛书”之后,又启动了“中国梦·龙津潮系列文学作品创作工程”,热情邀请我承担长篇传记文学《王源别传》的创作任务。由于我从来没有长篇创作的经验,所以心里没有一点的底气。张老知道后,宽慰我:“你对王源那么了解,还收集了不少相关的资料,没有问题!你先把提纲拟好,我帮你把关!”提纲出来之后,我请张老斧正。他热情鼓励我:“就这样按照王源人生的轨迹,分为十大部分三十章,结构和条理都没问题,接下来就可以开写了。我建议你先从《情倾龙洞》这一章开始,只要这章写好了,其他各章问题就不大了。争取半个月左右将这一章的初稿写出来,我当你的第一位读者。”十天之后,我拿出了初稿。张老一口气看了两遍,然后笑着对我说:“我就说你行吗!就按这样的笔调继续写!这一章的文稿,我就先行在最近一期的《龙》杂志上刊用,让大家先睹为快!”我怯怯地询问:“这能行吗?”张老果断地说:“我审过无数的稿件。我说没问题,就没问题!其他章节,你就大胆放开来写吧!”就这样,在张老一次又一次鼓励下,国庆之后《王源别传》的初稿终于写了出来。看着这一叠厚厚的书稿,张老特别的高兴。他说:“第一稿就能够让传主的人物形象基本‘站立’起来,十分不易;第二稿的重点就要从‘人物性格、思想内涵和传主在重大历史事件中所发挥的积极作用’这三大方面狠下功夫,努力使这位明代名臣‘注重修养、勤政清廉’的思想灵魂‘鲜活’起来。”他老人家还拿他创作《爱国者王源兴》和《血色黎明》的具体事例,教我如何把握关键、处理细节。二稿出来之后,他大至布局谋篇,小到遣词造句,都细心帮助我审核。我后来之所以能够那样潇湘自如准时交出文稿,这与张老自始至终在背后精心为我撑腰把关密不可分。

去冬今春,张老患病住院。每次前去探望,他都关切地询问《王源别传》等六部系列丛书的出版进度,热情鼓励我开始准备其他历史人物长篇传记文学的创作;与我们几位学生,畅谈闽西红土地文学创作与“红土地·蓝海洋笔会”的发展方向,展望龙岩文化研究会“弘扬中华传统国粹、传播河洛文化精髓、挖掘龙岩历史事象、促进闽西社会繁荣”的美好未来……可没想到他在病榻上指挥谋划的《龙》网(www.long1998.com)才刚刚开通、《龙》杂志24期的小样才刚刚打印出来、西湖岩文化圣山“龙岩书院山门、华夏名贤宫、河洛古风楼、龙津翰墨轩、圣山史迹馆、河洛文化中心、龙州藏书阁”的建设草图才刚刚绘就……他老人家就撒手人寰、驾鹤西去,令我们这些学生和晚辈痛心不已、追悔莫及!

17日中午,当我参加了张老规模宏大、格调高雅的告别仪式之后回到家中,突然感到自己就像失去了父母的孩子一般特别的孤寂,心里不停地叩问自己:今后的文学创作谁来手把手帮我指导把关?未来的学术研究谁来面对面为我指路开道?

我越想越伤心,竟然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嚎啕大哭起来。天公也好像特别理解我的心情,突然狂风大作、暴雨倾盆……待我的心情渐渐平复,走到窗前推开窗户,只见风停雨息,东方的天际霎时出现了一道道绚丽的彩虹。面对彩虹,我双手合十默默地祈祷,但愿恩师沿着这一道道的彩虹一路走好,在天国继续高擎大帅的旗帜,以更大、更高、更强的力度和气势指点江山、激扬文字,引领着一代又一代的闽西后学在文学创作和学术研究的道路上披荆斩棘、勇往直前!

 



相关专题: 文化之旅 文化之旅
专题信息:
  欧贤东:闽西凤凰落美山(2019-10-9 7:48:51)[2172]
  欧贤东:自古龙门多英才(2019-6-25 23:41:13)[2379]
  欧贤东:云起碧潭万物淳(2019-1-5 20:12:07)[1890]
  欧贤东:醉美捷步(2015-10-17 16:06:19)[4856]
  欧贤东:云中古村鸿家山(2014-9-7 23:28:45)[4336]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信息
© 2007-2021 LongYanRen.cn 版权所有
沪ICP备15045889号-1 页面执行时间:92.773毫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