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信息天地 - 新罗快讯
发表日期:2012年6月14日 出处:闽西新闻网 编辑:long 有8637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
新罗:一家三代患重病 兄妹相扶村民自发募捐

编者按:本文转载自闽西新闻网,原文网址为:http://www.mxrb.cn/www/content/2012-06/13/content_1149711.htm。希望广大乡亲能为这个多灾多难的家庭伸出援助之手,尽点力量。
下面是施乐会链接,可在上面进行捐助:http://www.shilehui.com/A11534.htm


6月9日记者到赖正发家采访时,闻讯而来的村民过来捐款。

记者 刘玉荣 谢津津 文/图

6月初,适中镇洋东村的赖正汀和赖正平带领着村民顶着烈日,放弃自家的农活,分成五组,来到村里、街道,为一家三代患重病的赖正发募捐。截至8日,他们募捐了2万多元。

村委会在得知赖正发家庭情况后,召集了村干部进行了募捐,积极向上级部门争取补助,并承诺尽快帮助他们家申请低保照顾。该村部分厂矿主得知情况后,也送来了捐款。

6月9日记者到他家采访时,又有几个闻讯而来的村民过来捐款。

。。。。。。

村民们的一次次爱心善举,让赖正发一家感动不已。

祸不单行这个词对于新罗区适中镇的赖正发来说,远不及现实生活的残酷和无奈。老母亲在床上瘫痪了5年后,妻子又突然发现肿瘤也瘫痪在床,加上已经有17年癫痫病史的大儿子,赖正发一家6口有3个重病号。可是,劫难并未就此结束。上个月,大儿子癫痫病发作时左手在高压锅里“煮”了近两分钟,血管爆裂,如果再不植皮,只能面临截肢。


谢连凤得了罕见的肿瘤,如今生活完全不能自理,只能躺在床上,天天以泪洗面。

多灾多难的家庭

6月9日,记者来到赖正发位于适中镇洋东村的家时,他的妻子谢连凤躺在楼上,81岁的老母亲躺在楼下,赖正发一人照顾两个瘫痪在床生活不能自理的病人,眉头紧锁,眼睛里布满红血丝,显得很憔悴。老实巴交的他,不善言辞,只是连连叹气。

命运似乎时常作弄他。1990年,他在家附近的公路上被一辆飞驰的面包车撞伤,留下很大的后遗症:不能干重活,记性很差。家里的重担便压在了妻子谢连凤身上。可是三年后一天,大儿子赖大钻12岁那年,大钻突然头着地口吐白沫不停地抽搐。而后便查出大钻患有癫痫,因为没钱治疗,病就这么耗着,不久便辍了学。大钻的病时常发作,每每一头倒地,摔得鼻青脸肿,往往旧伤还没结痂又添新伤。一次,大钻独自一人上街时突然发病,就躺在马路中间。而后大钻一直被关在家里,直到妹妹赖秀秀高中毕业后留在家里照顾他。

此后不久,赖正发的一个弟弟意外去世。接二连三的打击,老母亲一病不起,前前后后在医院做了四五次大手术,每次都是死里逃生。2年前刚做完手术出来,大钻发病摔在奶奶身上,又被送进了医院。家里一下子两个病人,压的赖正发夫妻俩喘不过起来,夫妻俩起早摸黑干苦力,尤其是谢连凤,1米5不到的个头,什么脏活累活都是她干,成了家里的顶梁柱。

可是去年12月底,谢连凤突然全身没有力气,腿脚都站不起来。在第一医院一检查,竟然是得了罕见的肿瘤。第一医院不具备手术条件,建议谢连凤去北京上海等大医院看。谢连凤的肿瘤切片被送到北京肿瘤医院检验,北京肿瘤医院告诉赖正发,谢连凤患的是肿瘤中罕见的神经内分泌肿瘤,而且极其罕见的原发于脊椎中,如果要治疗最少要花30—40万。

谢连凤的病情很快恶化。等到今年1月,她已经完全站不起来。她的双腿萎缩得厉害,很快还大小便失禁,生活完全不能自理,只能躺在床上,日日以泪洗面。

“我站不起来,站不起来……”当天记者看到谢连凤时,她喃喃自语,绝望地看着天花板,无声地哭泣。


在漳州175医院,赖大钻烫伤的手包扎得像“蜂窝”。医院说,大钻手掌上的皮已经完全没用了,要尽快植皮,否则只能截去手掌。
 
不离不弃 兄弟姐妹十几年帮忙扶持

二叔如父,姑姑如母,这是赖大校的切身感受。赖大校的二叔和姑姑都是普通农村家庭,有的自身家庭负债,有的同时有几个子女在上大学。二叔赖正义有两个儿女,一个在念大学,一个正在上初中,家里负担也挺重,但是自从老母亲卧病在床,他毅然挑起了照顾老母亲的重任。五年来老母亲做过四五次大手术,花费数十万元,赖正义和姐妹们承担起了医疗费,毫无怨言。

照顾老母亲无怨无悔,赖正义和姐妹们对赖正发的家庭也是不离不弃,自从大钻查出患有癫痫后,这几个家庭就默默承担起了部分学费和医疗费。赖大校和赖秀秀的部分学费、赖大钻平时癫痫发作的医疗费、谢连凤治疗肿瘤的前期费用都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他们二话不说,包揽了下来。

不幸家庭再次陷入绝境

妻子病倒后,赖正发更加没日没夜的干活。5月18日前一天,他干活到很晚,第二天便起得迟了。这天早上,肚子饿的大钻决定自己煮饭吃。可就在他准备往锅中加入豆子煮粥时,他的癫痫病突然发作,倒豆子的手直接“掉”入滚烫的高压锅中,足足“煮”了近2分钟。等他清醒后,他连忙把手抽出来,用冷水冲洗,涂上牙膏后,家人都以为没事,第二天却发现,手破皮了,溃烂地厉害。赖正发急忙把大钻带到附近的一个民间医生那里,医治了8天,结果却越来越严重。民间医生告诉赖正发要赶紧送到漳州175医院,不然就要截掉手掌了。赖正发慌忙把大钻送到漳州175医院,但已经来不及了。医院告诉他,大钻手掌上的皮已经完全没用了,要尽快植皮,否则只能截去手掌。

可是医生告诉他植皮至少要4万元。赖正发拿不出钱。可是大钻手上的皮烂掉后,稍稍一碰,血管就会破裂。看着“血淋淋”的儿子,赖正发心如刀绞:大钻的癫痫随时会发作,这次手医好了,指不定以后又发生什么意外。可如果还要治疗癫痫,至少还需15万。

“之前一直靠亲戚朋友资助,大家都是农村的,都被我拖垮了,现在真的是没有办法了。”赖正发兄弟姊妹都在农村,一直帮助很大,之前看病的十几万和二儿子赖大校上大学都是亲戚一点点凑的,可现在实在是没有办法了。



相关专题: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信息
© 2007-2021 LongYanRen.cn 版权所有
沪ICP备15045889号-1 页面执行时间:78.125毫秒